《大掌柜》介绍

大掌柜剧照

《大掌柜》

 

 
中文名: 大掌柜
出品时间: 2009年
制片地区: 中国大陆
导演: 雷献禾
编剧: 许长军
主演: 张国强韩晓刘威葳,赵纯阳
集数: 35
上映时间: 2009年

《大掌柜》剧情

&nbsp; 清末,马贼绑架了清朝副都统的女儿陆璎,年轻的土匪陈九将其救出,两人成亲。在好友的帮助下,陈九在哈尔滨开办了&ldquo;宏发祥货栈&rdquo;,并逐渐成为哈尔滨的皮货老大,因此招致日本商人庄本的嫉妒。庄本欲搞垮陈九,费尽心机。战争爆发,日本占领东北,庄本使用各种手段,使得&ldquo;宏发祥&rdquo;的生意日益艰难。这时,陈九得到一批羊皮,但庄本奉日本关东军之命,要用这批羊皮制作军服,为了不让羊皮落入庄本手中,陈九毅然决定将羊皮全部送给抗日的马贼。最终,庄本的计划落空,被关东军收押带回日本审讯;陈九的儿子即将诞生,陈九高兴不已,重获希望<br/><br/> ...查看更多《大掌柜》详细资料

《大掌柜》分集剧情

最后更新:第15集

为了凑钱买大烟,张达山假意要将女儿秀玉许配给沈中和,条件是500大洋的聘金。沈中和早已贪恋秀玉的美色,答应了张达山的条件,绞尽脑汁筹钱。沈中和谎称母亲病危欲从宏发祥的柜上支取大洋,但却被陈九拒绝。陆璎得知此事,主动拿出自己的私房钱交给沈中和。沈中和将大洋交给张达山,换回来的只有一纸证明和一张秀玉的照片

《大掌柜》精彩影评

清朝末年,局势动荡,哈尔滨的大街上集中了形形色色的人,大腹便便的满州绅士,耀武扬威的日本浪人,穿棉旗袍的中国妇女,披毛织大披肩的白俄“玛达姆”,戴白毛耳包的秃顶犹太商贾……一日,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来了几名高大而凶悍的马贼,他们乔妆打扮,混进了一家唱片店内,绑架了清朝副都统的女儿——美如天人,冰清玉洁的陆璎。

 

  陆璎被马贼关进山里的秧子房,原来马贼的大当家与陆家有着两代世仇。大当家指派陈九的父母看管陆璎,又给陆家送信,要陆家七日内交出皇帝御赐的紫貂皮马褂,否则就撕票。然而期限临近,陆家那边却丝毫没有赎人的动静,陈九不忍美貌的陆璎被杀,将其救出,两人趁夜冒着大雪逃走。大当家得知此事,一怒之下,将陈九的父母绑在树上,泼上水,活活冻成冰砣。

 

  陈九与陆璎逃亡的路上,又落入白俄土匪的手中。从匪首柯尔涅的口中,陈九得知自己的父母被大当家残忍杀害,内心无比悔恨。柯尔涅妻欲放两人离去,而柯尔涅却贪恋陆璎的美色,欲图不轨,柯尔涅妻强行让陈九与陆璎当晚拜堂成亲,陆璎内心感激陈九的救命之恩,又可怜他为救自己而痛失双亲,便答应了与陈九洞房和亲。

 

  陈九带着陆璎逃到哈尔滨谋生,此时陆璎已经怀孕,陈九为养家糊口,四处奔波出卖劳力,收入甚微。眼看陆璎就要临盆,家里却捉襟见肘,无米下锅,陈九不得不将自己唯一的皮袄变卖,却险些遭人算计,幸亏得到吃劳金的小伙计孙殿臣的帮忙,才免受坑害。两人一见如故,孙殿臣便带着陈九到火车站接人,又遇上初来哈尔滨的赵小品被地痞骚扰,陈九出手相救。赵小品为感谢陈九,便恳求自己的舅爷商会会长为陈九作铺保,陈九进入赵满的宏记货栈当起了伙计。陆璎为了减轻陈九的压力,将自己的衣物变卖以维持家用,并生下女儿凤仪,在家相夫教子。陈九干活勤快并聪明好学,深得赵满的喜欢和信任,而宏记货栈里另一个伙计沈中和也处处帮助陈九,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。

 

  日本商人庄本欲占领整个哈尔滨的皮货生意,便利用日本商会四处传播虚假消息,导致市面羌帖大跌。赵满为了凑足资金与庄本对抗,派陈九前往满洲里提取货款,并尽快赶回。陈九告别陆缨和女儿,日夜兼程,却遇到大雪封路,陈九便弃车徒步赶路,又险些被冻死在森林里,幸被老猎人所救。而留在家中的陆缨已经很久没有陈九的消息,邻居们众说纷纭称陈九已经携款潜逃,抛弃陆缨母女。但是陆缨却相信陈九,不仅断然拒绝了犹太商人的诱惑,更是变卖所有的首饰,带着年幼的女儿艰苦度日,度过自己22岁生日,苦等陈九归来。

 

  春节过去,陈九九死一生,终于把钱带回哈尔滨,但此时羌帖已经跌成废纸,赵满一夜之间倾家荡产,失去最后的反击机会,宏记货栈被庄本收购,赵满跳楼自杀身亡,临死前给陈九留下一本记录了十几年自己心血的生意经。

 

  陈九不甘心老掌柜的货栈就这样垮掉,便筹划自己开店做生意,孙殿臣和沈中和倾囊相助,陆璎更是忍痛割爱变卖了祖传的紫貂皮黄马褂,为陈九凑足第一笔皮货钱,前往满洲里进货。陈九凭着诚信仗义的性格,不仅从大当家的手里救下白俄皮货商一撮毛的性命,更击败庄本,将收购的所有羊皮转卖给一撮毛,庄本损失惨重,陈九为老掌柜赵满一洗旧耻。

 

  回到哈尔滨后,陈九决定开店,陆缨、沈中和分别献字,店铺的名字定为“宏发祥货栈”,沈中和做帐房先生。而孙殿臣娶了一个从良的小脚妓女,开了一家“清泉浴池”。

 

  陈九的生意越做越大,一家人的生活宽裕起来。陆缨便央求陈九替自己找回祖传的紫貂皮黄马褂,陈九答应,却因为生意忙碌而将此事搁置。陆缨心中抑郁,导致流产,自此无法再生育, 陆缨心中顿觉愧对陈九。

 

  庄本不甘失败,寻找机会,欲与陈九一较高下。恰逢此时,沈中和中年丧妻,庄本便收买了妓院的头牌姑娘秋子勾引沈中和;孙殿臣无意中发现沈中和与秋子的暧昧关系,便将此事告诉了陈九,陈九找秋子打探此事,秋子守口如瓶。

 

  赵小品的姐夫张达山带着十六岁的女儿张秀玉逃荒来到哈尔滨,投奔赵小品,清纯俊美的张秀玉深得赵小品的喜爱。

 

  美人计之后,庄本再以金钱收买沈中和,沈中和犹豫未收。而陈九因生意对陆璎逐渐疏忽,加之两人的兴趣爱好截然不同,陆缨发觉自己与丈夫越来越无法沟通,两人感情出现隔阂。为了排遣寂寞,陆缨常常独自去听犹太钢琴家开斯普的音乐会,开斯普深深迷恋上高雅迷人的陆缨,并探知到陆缨的生日,为其献花和准备单独聚餐,此事被陈九得知赶来,恰好看见开斯普亲吻陆缨,一气之下痛打开斯普,陆缨气愤不已。

 

  哈尔滨举办毛皮展,陆家祖传的紫貂皮黄马褂竟然出现在展览上,陆缨恳求陈九无论花多钱,一定要赎回这件黄马褂,陈九却不能理解,致使黄马褂被赵小品买去送给了张秀玉。陆缨对此耿耿于怀,久郁成病。

 

  陆璎对陈九失望,加之无法再生育,便劝说陈九娶个二房。陈九脑海中顿时浮现出张秀玉的身影,便托孙殿臣向赵小品提亲,赵小品不愿意,张秀玉心里愿意却又不敢说出口,陈九主动约张秀玉赴宴,张秀玉提出大办婚礼的条件,陈九满口答应。

 

  陈九迎娶张秀玉,女儿凤仪无法理解父亲对母亲的冷落,而处处刁难张秀玉。而陆璎却大度地接纳了张秀玉,与其姐妹相称,并总是劝说女儿理解陈九。然而夜深人静时,听到从张秀玉房间里传来的嬉笑声,陆缨却倍感寂寞孤独。

 

  看着陈九与张秀玉成双入对,沈中和知道自己被张达山欺骗,自己得不到心爱的女人,继而对陈九产生了嫉恨。庄本趁机挑唆,沈中和终于答应为其效力,庄本许诺打垮陈九后,沈中和便是“宏发祥”掌柜。在庄本的计划下,沈中和利用陆璎的寂寞心情,主动接近并大献殷勤,而陆璎也被颇有几分文才的的沈中和渐渐吸引,内心产生微妙的感情变化。

 

  陈九为了扩大经营,排挤庄本,欲买下了城郊的地皮准备盖厂。在庄本的策划下,沈中和加紧了对陆璎的追求,陆璎终不敌沈中和的甜言蜜语,两人发生了私情。同时,陆璎被沈中和利用,背着陈九从账房里偷偷挪用了盖厂的资金借给沈中和。于是,沈中和向警局诬告陈九与土匪私通,陈九被抓进大牢;陈家上下顿时乱作一团。这时,陆璎才明白所有这一切都是庄本和沈中和有计划有步骤的阴谋,目的是挤垮“宏发祥”,置陈九于死地。

 

  平时温温尔雅的陆璎,这时突然异乎寻常地坚强起来,她知道,此时她不能倒下,她如果倒下了,陈家就完了,“宏发祥”也彻底完了,她使陈家上下人心稳定下来,并忍住巨大的悲痛四处奔走,在中医黄大夫帮助下,陆璎在监狱夜见陈九,两人抱头痛哭,陆璎表示一定会想办法救出陈九。接着,陆璎找到赵小品的舅爷商会会长,动之以情晓之以理,会长终于答应帮助陈九。在商会会长的斡旋下,陈九终于出狱。在得知陈九安然出狱后,陆璎自觉无颜面对陈九,安排好后事,自杀身亡。

 

  陈九料理完陆璎后事,誓要报仇,便与孙殿臣一起找到秋子,陈九许诺为秋子赎身,秋子暗慕陈九已久,便答应帮忙陈九引出沈中和。陈九又以卖地为由引出庄本,在众目睽睽之下,拉出沈中和当面揭露庄本的阴谋,沈中和想要以死去的陆璎抵赖,秋子最后出面揭露两人恶行。陈九讨回被挪用的资金,而庄本在同行中臭名昭著,无人再愿意与其做生意。

 

  陆璎死后,陈九沉默寡言,日渐憔悴,女儿凤仪认为母亲的死是因为父亲疏于对母亲的照顾,提出离家外出上学,父女二人大吵。秀玉亲自找到墓地寻找凤仪,劝其留下,但凤仪对父亲与秀玉的误会太深,流泪离开。当晚,秀玉生下儿子来福。

 

  庄本与日本关东军签订羊皮买卖合同,让沈中和出面四处高价收购羊皮,陈九欲除后患,设计将手中一批劣质羊皮卖给沈中和,沈中和落入陈九的圈套。事发后,关东军军部大怒,庄本被押回日本受审,沈中和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,狗急跳墙与俄国伙计勾结绑架了秋子,欲引出陈九,敲诈报复;关键时刻,秋子为了保护陈九和孙殿臣逃走,被沈中和活活掐死。

 

  日本占领辽吉,庄本在军队支持下,又大摇大摆地回到了哈尔滨。沈中和也跟着回来,又出现在市面上,帮助庄本继续作恶。沈中和越发变得疯狂,烧了陈九的厂房,还诬陷陈九反满抗日,陈九和孙殿臣被抓进了日本宪兵队的死牢。在牢中,陈九遇到抗日被俘的土匪大当家,伤痕累累的大当家仍是一副傲骨,面对死亡谈笑风生,临终前高唱“东北二人转”,被日本人残忍地钉死在木桩上,临死前,大当家与陈九的杀父恩恩怨怨终得到化解。

 

  陈九被捕入狱后,秀玉惊慌失措地找到黄大夫求助,因为黄大夫曾经救了大佐夫人,陈九和孙殿臣侥幸脱离鬼门关被释放。庄本趁机强行夺走了陈九的工厂,而“宏发祥”的生意自此一落千丈。

 

  就在陈九生意处于低谷时,当年他曾经帮助过的鄂伦春人和齐掌柜,都宁愿将手里的皮子送给陈九,也不愿与日本人做生意。而陈九手中有大量羊皮的消息不胫而走,庄本不惜血本要得到这批羊皮,白俄女人尤丽娅被沈中和利用前来收购皮货,不慎误入日本人开的黑店烫发馆险被3名日本人所凌辱,幸好女马贼及时赶到烫发馆内地窖连开三枪,杀死日本人救出尤丽娅,女马贼告诉尤丽娅其实沈中和是为日本人干事,被蒙在鼓里的尤丽娅恍然大悟,为了不让自己手中一万张上好羊皮落入日本人的手里,陈九毅然决定将手中的羊皮全部送给女马贼,支持他们抗日,并火烧仓库,掩人耳目。

 

  最终,沈中和的计划落空,被日本宪兵队打入死牢,而庄本因拖延军务,也被带回日本受审。陈九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,这时,秀玉告诉陈九自己又怀身孕,陈九不禁欣喜地说道:“多给我生几个儿儿女女的,我就不信,他们这辈儿长大时小鬼子还不滚蛋?等那时这天下太平了,生意人心顺气顺地在正阳街上做买卖,看看到底谁输谁赢。”